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

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 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 《贝多芬计划》中,约翰.纽迈亚用编舞的语言表现音乐作品。(Kiran West摄)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 约翰.纽迈亚希望在作品中呈现贝多芬的矛盾。(Kiran West摄)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 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 芭蕾跳出贝多芬矛盾

一八二七年三月二十九日,奥地利剧作家Franz Grillparzer在他给好友贝多芬的悼辞说:「他死了,但也将永生。」

为迎接贝多芬诞辰二百五十周年,德国汉堡芭蕾舞团艺术总监约翰.纽迈亚(John Neumeier)推出新作《贝多芬计划》,古典音乐结合芭蕾舞,是为致敬。二○一九年的香港艺术节,《贝多芬计划》将来到香港,与观众见面。

交织多种音乐形式

贝多芬在音乐中永生,后世透过音乐与其相联。在《贝多芬计划》中,约翰.纽迈亚将贝多芬的生平及音乐,包括Eroica Variations、 Symphony No. 3,以钢琴独奏、钢琴三重奏、弦乐四重奏、交响乐和舞蹈的形式呈现,组成一场音乐与舞蹈的天人交谈。约翰.纽迈亚曾是舞者,后来编舞,对他来说创作新作品,就如创造新世界。贝多芬二百五十周年纪念所激发的创作欲望,不止促成《贝多芬计划》,早在今年四月,汉堡芭蕾舞学校(School of the Hamburg Ballet)成立四十周年时,他即创作了Beethoven Dances,这是他第一个以贝多芬为主的编舞作品。

贝多芬被公认为最杰出的演奏家和作曲家之一,对世界影响深远。约翰.纽迈亚认为这种影响力一定程度上是贝多芬死后与日俱增的,愈来愈多人听贝多芬的作品。贝多芬的室内乐和钢琴作品为约翰.纽迈亚打开了新的音乐世界。

音乐响起 即兴编舞

为了创作与贝多芬相关的芭蕾舞剧,约翰.纽迈亚花了很长时间準备和研究与主题(贝多芬)相关的每一个面向。谁知道,当他走进studio与其他舞者合作编舞时,便把一切学术研究抛诸脑后。「我们听音乐,然后即兴编舞。」这种转变,带来一个有趣的关注点:音乐和人物生平都影响着编舞。约翰.纽迈亚认为在直觉和非理性的层面二者是互相影响的,同时,影响了芭蕾舞的感知方式。「在观察表演时,观众可能从感性的层面理解舞者的动作;也会从非常个人的角度理解视觉传达的内涵,这些角度都使整体演出变得更有意义。」

着迷简单可爱旋律

贝多芬经典作品众多,为什幺以Eroica Variations、Symphony No. 3作为新作主线?他解释:「《贝多芬计划》并不是想以一首音乐作品来激发故事。在前期的研究中,我发现十九世纪的早期,贝多芬着迷于一种简单、可爱的音乐旋律,产生的舞蹈节奏在贝多芬的芭蕾舞剧音乐The Creatures of Prometheus的最尾出现。后来,相同的旋律又出现在作品opus 35中。我们在準备《贝多芬计划》时,面对的挑战就是用一种编舞的语言表现音乐作品。」

学术以外的贝多芬

演奏家和作曲家并不足以概括贝多芬,作为开创者,他推动了音乐创作从古典主义到浪漫主义的过渡。无论从音乐贡献上,还是个人的跌宕命运,贝多芬都是学术界的热门研究对象。约翰.纽迈亚读过其中很多研究,却认为似乎跟自己所了解的贝多芬判若两人。「我的舞作不是为了描述任何历史片段,我感兴趣的是贝多芬诸多性格中的矛盾性,作为一名编舞家,我将这种矛盾性用舞蹈动作表现出来。」

「间奏曲」激发喜剧效果

当代芭蕾舞,除了舞者之外,场景众多、音乐类型亦更加多样。谈及《贝多芬计划》的亮点,约翰.纽迈亚坦言他作为编舞,很难指出哪些部分特别值得留意,他认为整场演出会给观众带来全新感受。「然而如果让我讲一个单独章节,我会选择『间奏曲』部分,其中包含了贝多芬芭蕾舞剧音乐《普罗米修斯的创造物》(The Creatures of Prometheus)的节选,这段音乐形成了Beethoven Fragments与富有表现力的室内乐(Part I)和第三交响曲(Eroica)之间的过渡,表现一种变化和离别的情绪,也是芭蕾舞剧第二部分的特徵。」间奏曲的活力激发出了一种喜剧效果,纽迈亚想起古希腊悲剧中穿插撒特剧(Satyr Play)的表演形式和日本传统戏剧表演「能剧」之中穿插的「狂言」。

《贝多芬计划》日期:2019年3月19至20日地点: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票价:$300至$800

查询

文:彭月编辑/王翠丽

电邮/culture@mingpao.com



相关推荐